奇萊連峰 四日行 82/9/2629

讓人聯想到黑色恐怖,原是山地話『覆雪的山頭』却由白色變成黑色的恐怖山脈。其山難之多已深深烙印在登山客心中。我抱著期待又怕愛傷害的求知心境。參加了北縣登山會奇之行(鄭領隊大力鼓吹,亦是主因之)九月二十五日晚上2030於舊縣府會合。搭車走中橫宜蘭支線,抵達松雪樓已是隔日清晨0530了。

 

82/9/26行程

(0730)松雪樓 è (0930)木屋 è (1100~1200)奇萊山屋堡 è (1300)叉口 è  (1430)3440營地(宿)

 

26日清晨,合歡山東邊,曙光漸露,魚肚白之天際,已有淺紅光芒,映著山際間白茫茫的雲海,這是攝影最佳時刻,趕緊拿起攝影機拍攝,鏡頭從北方中央尖轉向奇萊連峰,南到能高安東軍,再轉西邊合歡主峰,才收起攝影機,回到山友會合處!此隊山友皆是愛好大自然,愛好攝影之人士,故早上與好友~三華會合及拍攝之故,耽誤了一些時間,都不見山友抱怨,甚是感激!

0730松雪樓旁,吃完早餐後(隊上有煮熱湯)隨即沿平緩坡邁向奇山脈。此段緩慢下坡至海拔2710公尺之木屋,接著上坡,穿梭於箭竹林,約於11點抵達溪床路段之奇23號成功堡(此堡是紀念60年五位清華大學學生在此附近遇上颱風殉難而興建),大夥就地取溪水,泡茶吃午餐,休息了近一個小時,十二時全體再整裝出發。由此至池山營地,整段都是陡上坡(45°~60°),眾人皆氣喘如牛,上氣接不著下氣的,這就是爬山的苦味。亦是在考驗體力、耐力、體力、毅力的最佳時段。

到了三叉口處休息約十分鐘(叉口左路是往北峰方向),取右路再登上陡直山徑,漸次爬升,接上稜線草原坡已近池上營地了。眼前綠草如茵之大地,散著五花十色的營帳,這美好的搭配,十足是眼官上的享受,也唯有登高山者,才能有這般眼福,下午四點了,脈西側,茫霧時聚時散,天空雲團與落日,時明時暗,稜線東側的雲層,覆蓋著山谷,高山美景,變化萬千,真是令人驚嘆,這也就是爬山苦盡甘來的甜味!此時,我趁大夥忙著炊煮之際,趕緊攝影,錄下這一幕幕美景。

晚餐畢,閒來無事,大夥--無意聊(台語發音)的開講,鄭領隊吹著口琴,阿雪小姐唱歌,鴉味仔高談環保、政治生態,福哥闊論登山經驗,我提出每一個紮營點最好有山屋,且有簡易廁所,垃圾集中點,由政府管理等構思。並由登山會之組織能力來號召、催生。當然不講話的山友就充當忠實聽眾。大家以茶代酒,高談闊論直至八點多才就帳入眠!

 

82/9/27行程

(0500)3440營地è (0700~0745)北峰 è (0900)池山營地 è (1100~1200)萊主山 è(1610~1640)卡羅樓斷崖碎石坡 è è (1845)奇萊南峰前營地(宿)

 

27日清晨四點,辛苦的嚮導又起來權充伙夫,煮早餐,五點用完早餐後,在微弱的晨曦中,奔向奇北峰,沿路大都是在箭竹草徑上行走,箭竹高至腿間,無法看到地面之起伏,行走間雖不是很累,但卻不很順心,走至北峰底下,即呈現60°~70°碎石陡坡,走在後頭觀看山友攀登的動作,更顯現北峰的險峭,此時奇方向曙光漸露,美麗的鮮紅光芒照耀遠處山巒,高山陵脈,也一一的顯現,大夥趕緊抓住這般良辰美景猛照相。而回顧攀登上來的脈,綿系延至奇主峰,廣大的草原坡,呈現金黃色,脈西側,因尚無曙光呈陰黑深墜,如此強烈的對比景色,加之於上下起伏的稜脈上,真是奇萊之美呀

 

一路的欣賞,忘卻了險峭陡坡的危險與辛苦,約七點半登頂北峰,觀看四周視野遼闊,此時立霧主山,大魯閣大山聳出雲絮,四周的遠山近巒,相連、雲層盤疊,附近的屏風山,雪霸聖稜線,遠至能高安東軍山脈皆可見,難怪奇萊北峰論山勢、地理景觀皆可稱霸一方,連奇萊主峰都為之而遜色!大夥在基點上攝影留念,吃了一些東西,奔回營地已是早上九點了。

由於時間緊迫,趕緊再整裝出發,沿稜線起伏行走著中央山脈典型單面山(即東側整面箭竹坡,西側是碎岩斷),經主峰底下,已是中午11點了,猙獰的卡羅樓斷崖山脈也呈現在眼前,登主峰,需左上60°陡岩坡,約費20分鐘登頂。觀看四周就沒有奇北峰壯觀,但往東側稜脈有一片草原坡,甚是美麗(大部份人都忽略來此觀看),這時大地已起霧,趕緊下到登山口(午餐此處解決),再直行往卡羅樓斷崖,一路行經斷崖瘦茫霧狂風交加,時停時刮,上下稜線間,全隊小心翼翼,有幾處真是驚險萬分,需靠繩索攀附,西側由霧社方向沿山谷吹來狂風大霧,東側是險岩峻壁直瀉千谷,行走瘦脊稜脈上,步步為營,如臨深淵般的驚險(難怪膽小的,會走不下去,尤以下雨天、經驗膽小皆不足者,最好不要走。)如此行行覆行行,一個山頭又一個山頭的上下翻越,走到碎石坡已是下午四點半了。

在此稍停休息、閒聊片刻,再行走轉入碎岩坡前下方之黑森林小徑(入口沒有標條,需留意。)此段小徑坡度不大、但稍長,走起來已有心疲力盡之感了,只希望趕緊到達紮營地,聽鄭領隊善意的哄拐~馬上到了,豈知一出森林小徑,眼前卻是一條更漫長、更遙遠的蜿蜒草徑,橫切於大山的山腰間,蹣跚的步履,一山腰繞過一山腰,轉過一個大彎,呈現在眼前的又是一條蜿蜒之徑,行行復行行,奇萊堣s大草原,竟是如此寬大廣袤,而黃昏的天空、晚霞、雲團,散佈山頭,更顯現大地之美,待過了最高點奇萊堣s,天色已昏暗了,最後的我們四人(阿雪、阿龍、領隊及我),打了手電筒行走,遠處南峰營地的燈火,隱約可見。而山友的愛心,亦適是展現,已到營地的山友上來三人,幫後到背包,真是令人感動!到達營地已是六點四十五分了,奇萊連峰行,最艱苦的一天、最動人的一段,也跟著烏黑的暗,而落幕了!

      

82/9/28行程

(0900)南峰前營地 è  (1000)奇萊南峰 è(1100)塔羅灣溪 è (1200)奇萊南峰舊山屋(宿)

 

今天的行程很輕鬆,很想睡晚一點,但似乎聽到有人說天空很空,乃勉強六點起來,上到高處的小山頭攝影(事後聽福哥說:更早時還有雲瀑可看,可惜沒拍到),清晨的天空,藍天湛、白雲裊裊、山巒疊翠,天空浮雲飄揚遠山近巒~宛如:白雲出(本無心)!世事如雲()

時間到了九點,全體山友輕裝登南峰,先下塔羅灣溪,再上爬45°陡坡,登頂南峰約只40分鐘,南峰頂草原遼闊、視野極佳,看了令人心曠神怡(附近有軍事廢墟),遠處的合歡群峰、奇主北峰、卡羅樓斷崖及能高諸峰皆清晰可見,而由合歡群峰,綿延霧社的山脈,面對著奇萊南峰至山的山脈,所構成之谷,正是卡羅樓斷崖、刮風起霧之所在地。此時萬里的晴空,正有茫霧由霧社方向沿谷漸漸湧至卡羅樓斷崖,一會兒功夫,大霧就瀰漫整個奇山區,善變的奇天氣,就是如此可怕。大夥在南峰基點拍照、吃東西、聊天一陣子,眼看變天了,才踏著輕鬆自在的腳步下山。下到塔羅灣溪,又是洗滌一番,有的洗頭、有的洗腳,甚至有洗澡的,人類將全身的穢垢全丟給塔羅灣溪!

猶如台語一首七言打油詩所吟                                                          一天過了又一天

                                                      身軀無洗全全()

                                                       走去溪仔洗三遍

                           毒死烏魚數萬仟

當然也有的是用欣賞角度觀看、品頭論足一番,時過午分,太陽又露臉,大夥吃了午餐就睡午覺,找周公去了!午覺醒來,已是下午三點,有些人到南華山踏青,有些人四處閒逛,我們是去塔羅灣溪尋幽,此溪仔細欣賞愈發覺它美得婉約、溫存、清徹見底的溪水,慢慢潺潺的流,只見溪床平緩,但層次分明,岩石斷面佈滿青苔,一片片交疊,走回頭、往回瞧,只見溪水流下高低分明之岩石,變成小水瀑,逐層而下,真是一幅天然造景的流水畫面,幽美至極。而行走於溪床,腳踏水面之石,如蜻蜓點水般,二旁樹景沿溪邊延展,山光水色、清雅舒暢,這真是一條溯溪尋幽最佳路線(據說下游就是天池保線所邊的美麗瀑布),可惜天色已暗,無法繼續探幽下去,只好打道回府。

下午移住宿點至附近的舊山屋,晚餐在山屋內使用,這一餐就來得豐富,餐後還有靈汁湯、高山茶潤喉。大夥齊聚一屋,唱歌、闊論生態環保,三華仙更是以其三寸不爛之舌,逗趣說笑的給全體,帶來無限的歡樂,而無邪放縱的笑聲、響徹寂靜的大地、皎潔的明月、亦高掛天空聆聽,十點夜深了,有人打盹了,才各自回帳休息

 

82/9/29行程

(0830)南峰營地è(0945~1010)南華山è(1125~1200)天池保線所è(1430~1515)雲海保線所è(1615)屯原è(1700)檢查哨è(1730)廬山è(1800~1900)南投è(2230)板橋解散。

 

昨天與今天是輕鬆的二天(一般走奇萊連峰是第三天就下山了),今天第四天,大夥起床較晚,八點半了,才正式整裝踏上歸程,回程至天池皆是箭竹小徑,約費三十分鐘即抵達,只有一點點水的天池,取左徑往南華山(右徑下坡路通往天池保線所),沿路一望無際的草原坡,緩緩起伏,其美遠甚於人工的高爾夫球場,漫步於四周翠綠的草坡,引人思,並體悟少許禪機:『人有寬大的肚量,才有寬廣的心裡生活空間,任由自己悠遊生活得自在,到那裡都可以契機應緣,而和諧圓滿』,又如布袋和尚所說:

                               我有一布袋

                               虛空無

                               展開遍十分

                               入時觀自在

九點四十五分了,登頂南華山,展望極佳、視野遼闊,東北方、太魯閣大山山頭聳出雲端,天際呈現二道雲帶,中間藍天湛,另在南方高低起伏的中央山脈稜線,猶如在腳下方蜿蜒,再看四周碧草如茵的草原坡,點綴著一些孤聳巨石,令人驚嘆造物之神奇,且油然而生一種與世無爭之感,爬山就是如此能令人自然流露本性、流露出自己的純真!很見性、很自然的呈現了自己。宋朝洪壽禪師所言:

 

樸落非他物

縱橫不是

山河及大地

全露法王

此時隨行在旁的福哥嚮導說:『在此牧牛羊,如何?』,這就是愛山人所感受到,『山岳無』的薰陶吧!

從南華山,下到天池只費15分鐘,待全體山友會合,再疾步下山至天池保線所(此處已有木屋可住,每人需150),吃了中餐隨即趕路,走能高越嶺道此道雖平坦,但卻漫長遙遠(約有13公里至屯原),途中又靈芝、草藥,到了雲海保線所,已是下午二點了,大夥走累了,在此泡麵充飢,吃飽了,再疾行趕路,因步伐加快,亦是走得滿身熱氣沖身的,走至屯原搭車處,已是四點多了,(比預定會合時間慢了二小時),靠雙腳走路的行程,至此完完全全結束了,接著就仰賴鐵輪子的服務,約六點在南投享受一餐洗塵宴,坐上車,回台北,大夥已呼呼大睡,好笑的是,開著窗戶的涼風,吻上濕透的衣裳,不自覺中卻帶著感冒回家來結束這段難忘的奇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