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活動行程 山友園地 山林記事 活動須知 登山資訊 交通資訊 線上報名

南二段縱走~八通關古道東段                                                                                                                          文•阿亮

        岳界以南橫公路為劃分,由向陽工作站起登,沿中央山脈主脊北行至大水窟,左拐 (西向)走八通關古道西段出東埔是為南二段(若主脊沿南行出卑南主山,稱之為南一段)本趟行程途經高山峻嶺、連綿草原、湖泊溪流、森林凹谷、古道遺址、溪瀑吊橋,及百岳八座,這是一條扣人心弦,美麗的縱走路線。本次本會更以跳脫傳統方式,走南二段至大水窟時,反向右拐(東向)轉至「八通關越嶺古道東段」出玉里,歷時九天。

      按『八通關越嶺橫斷古道』,是1919年(民國八年)日人為理番治山,從西起楠仔腳萬(南投水里),穿越中央山脈,東到璞石閣(花蓮玉里)全長約125公里,路寬約1公尺半,所闢建的軍事警備道。越嶺道全程沿等高線開鑿修建,開山造橋(鐵線吊橋是一大特色)並設置54處駐在所(1944日人戰敗撤離,國民政府來台,焚毀大半,加上部分先住民打獵使用,及風雨、日曬的摧殘,現幾已蕩然無存)古道同樣歷經了多年的風霜歲月,大自然的無情打擊,也是崩毀殘缺,不良於行了。古道東段更是塵封近八十年,也因此蘊育了台灣最原始的自然生態、人文遺址、動物繁聚(黑熊為代表)的最珍貴基因寶地。

        現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費七年時間,斥資二億多元,以直升機吊運建材,工人常駐山區的方式,披荊斬棘,整理駐在所遺址,艱辛修復崩路,困苦施工,興建了14座美侖美奐的鋼索吊橋及多處山屋,終於2005年11月19日打通八通越嶺古道全線,並公諸於世。

         攀登百岳,欣賞高山美景,縱走中央山脈,穿越隱密山林八十多年的古道探訪,見證百年古道血、汗、淚交織而成的歷史痕跡,本趟行程,即是以此風貌呈現!

 

嘉明湖三日行(95/10/6~8)三十一人,另加霧社二位原住民拹作員

南二段六日行(95/10/6~11)五人(謝、林、彭、葛、記)及霧社勇士阿麟(協作)

南二段出古道東段(95/10/6~14)六人(王~領頭、小紅帽、阿亮叭叭走、林~家福三人帶120型大相機專程拍照)

     

第一天 10月6日

行程簡介:向陽工作站→向陽山屋→稜線頭(香青)營地【約6.5k/6小時】

 

向陽工作站(7:00~8:30)

 

昨晚20:30從台北出發,今日早上五點多,抵天池,燒熱水吃早餐,再開45分車程,約7:00抵工作站整裝,8:30才開始步行起登,劃開漫漫的九日行,邁向綿延的山際堙C

向陽山屋(11:15~13:00)

 

早到的山友,已佔滿整間山屋,(以當作明日進攻向陽山、嘉明湖的前進基地)休息吃午餐(乾糧),13:00出發,每人揹水2公升,衝向更累更陡的稜線頭。

稜線頭營地(15:30)

 

一路上坡登上稜線頭,才有平緩路段,(右邊有看天池營地)。
往左二分鐘,可見路邊高地,一株造型奇特動人的香青(玉山圓柏) 其旁邊凹谷,即是今日露宿之地(拍攝黃昏雲海、圓柏美姿)

 

 

 

第二天 10月7日

行程簡介:營地 → 向陽山叉路口 → 嘉明湖山屋→ 三叉山叉口 → 嘉明湖三叉口→ 新康山岔口 →拉庫音溪山屋【約10k/7小時】

稜線頭香青營地(5:30~7:00)

 

五點多起床拍日出,吃早餐,七點出發

向陽山叉口(8:00~9:00)

 

營地至此60分,緩上而行,拍關山大斷崖。(叉口左拐向陽山,來回需60分鐘)
叉口右行。

嘉明湖山屋(9:45~10:00)

 

山屋有水,稍事休息,十點出發 。

三叉山叉口(12:00)

 

山屋過來,左方(北向)南二段主稜一目了然,緩上再陡降低鞍(落差約有一百多公尺)之後再緩上叉路口(左拐十五分登三叉山)右行30分抵嘉明湖三叉路口(新康山的三叉路口)。

嘉明湖三叉路口(12:30~13:20)

 

烈日當下,以傘遮蔭,等候嘉明湖隊拍照上來(嘉明湖邊上來需20分)在此與嘉明湖隊分手道別後,11人左拐往新康山方向前進(有指標) 。

新康山南二段分岔口(14:00)

 

綿延緩草坡,一條人跡道,(新康山、布拉克桑山歷歷在望,路旁驚見水鹿殘骸)分岔口需左拐。(有指標)

拉庫音溪山屋(15:50)

 

路徑沿廣袤無垠的短草坡,一路循稜迤邐而降,景色荒涼視野廣闊,人煙稀少,真是一段極淒美草原路程!
接進拉庫音溪前,可見數條(疑為獸徑)交錯徑,猶如梯田般,過清澈的拉庫音溪即抵五星級的山屋!

PS:拉庫音溪山屋夾於兩溪交匯處,海拔約2680公尺。

 

第三天 10月8日

行程簡介: 拉庫音溪山屋 → 南雙頭山 → 雲峰東峰叉口 → (雲峰來回) → 轆轆山南鞍 → 轆轆谷山屋 【約13小時】

 

拉庫音溪山屋(4:30)

 

三點半起床,四點半出發,再過ㄧ次潺潺清澈的拉庫音溪,隨即急陡上坡,摸黑找路雖較困難,但比較不感覺累。

2865m指標牌(6:10~6:30)

 

一路陡上,路窄草多,至此(指標處)才呈緩稜草徑,視野佳,明月與晨曦互映,老年期地形蘊育的拉庫音溪,婉延自中央山脈主脊,構成自然動人的畫景。
(到拉庫音溪山屋上下行走的山徑是支稜,真正中央山脈主脊是謂在三叉山峰與南雙頭的另一個山頭連結而成的棱線,有的地圖有標示路線或許老一輩的有走過吧!)

草原稜巨石點(7:05~7:45)

 

短草原緩稜一路上來,一巨石聳立凸出,(有3188m指標牌)草原稜風光美,大夥爬上去擺pose拍照,費了40分鐘。
(縱走趕路是不能如此耗時拍照的,惟美景當前,好攝之徒一堆,只好先拍為快。)

南雙頭山(8:40~9:40)

 

天氣晴朗,視野極佳。
回望(南向)向陽山、三叉山、新康山北朝轆轆山、玉山群峰,及左前方的雲峰大山塊皆歷歷在目,大夥又是猛拍一番9:40才離開海拔3380公尺高的南雙頭山。

雲峰東峰叉口(12:00~17:00)

 

從南雙頭山,下降低鞍(費30分)再上升雲峰東峰叉口吃午餐(已是十二點了,又累又熱的),12:45再輕裝攻雲峰(腳程好者,三小時來回,慢者16:45才回抵)全體離開已是下午五點了。
(叉口高度約3215m可紮營四頂帳,右下溪取水來回約50分鐘) 。

轆轆谷山屋南鞍(20:30)

 

山徑沿半0形主稜緩下,右方V形凹谷,已由白茫茫的雲海中,跳出一輪火紅的圓月。
一路摸黑慢行,走緩下坡的森林寬徑,一直接近到轆轆山南鞍前,才有30分鐘的上坡路。
早到山屋的夥伴,摸黑前來此處接應。

轆轆谷山屋(20:50)

 

翻過南鞍,即是下坡腰繞草徑,晚上八點五十分才抵達幽美谷地的轆轆谷山屋,九點多,享用明月相伴的豐盛晚餐!

 

 

 

第四天 10月9日

行程簡介: 轆轆谷山屋 → 轆轆山東峰叉口 → (轆轆山來回50分) → 3027峰瘦稜結束點 → 塔芬池 → 塔芬山 → 塔芬谷2640山屋 【約9小時】

 

 

轆轆谷山屋(8:30)

 

昨日摸黑晚睡,今日晚起晚出發。
山屋高約[2980m]!

轆轆山東峰叉口(9:50~11:00)

 

山屋陡上升約140公尺,滿身大汗費70分到東峰叉口,休息10分,9:50輕裝登轆轆山(來回50分)
11:00離開。

冷杉林稜頂(12:05~12:55)

 

吃飽午餐走至此地,約一小時是瘦稜難行,部份陡上需用繩索!

3027峰瘦稜結束點(13:40)

 

吃飽午餐走至此地,約一小時是瘦稜難行,部份陡上需用繩索 !

黑水塘谷地(14:45~15:25)

 

過3027峰瘦稜就一路(趕路)沿松林腰繞小徑緩上緩下!

塔芬池(15:45~16:00)

 

途中有一棵龐大蒼勁老松樹,值得保護。
塔芬池谷地,優美寬闊,是露營的好地方(高約2950m)可惜水少,不能取用。
池後有指標小徑通往大分!
(不知需多久?通否?)

塔芬山(16:30~16:45)

 

陡上45度坡,費30分登頂3084公尺塔芬山。
茫霧天灰暗,催促大夥趕緊下山。
(路況不良,不能摸黑)

塔芬谷2640m山屋(18:00)

 

大夥急促下山趕路,一路急陡下,前崩塌路段,不好找路,後段密草掩徑,還好天黑前一刻抵達山屋。(請注意,到山屋前二百公尺有叉路,需左轉) 山屋邊有小溪哦!

 

第五天10月10日

行程簡介:塔芬谷2640m山屋 → 稜線頭 → 達芬尖叉口 → (達分尖山來回35分) → 3017峰 → (下)荖濃溪三岔路口 → 3381峰(下)路口 → 南大水窟3347峰 → 大水窟山屋【約10小時】《三叉山 ← (中央山脈) → 大水窟總長約45公里》

 

 

塔芬谷2640m山屋(3:45)

 

由於南二段出東埔隊員,今日需由大水窟池(昨日決議不下荖濃溪)多走3小時到中央金礦山屋住,故摸黑上路!

稜線頭(4:15~4:30)

 

摸黑一路急陡上至稜線頭(約50度坡)才見平緩徑(休息15分) 。

達芬尖叉口(6:35~8:00)

 

平緩徑下低谷約20分鐘,隨即再陡上,5:15晨曦山巒已現,塔芬山至向陽山、新康山一帶廣闊雲海,霞光暄染,絢麗動人,拍照也費了二十多分,約6:00才又登上主稜,之後緩上經過崩塌區,6:35才到達芬尖山叉路口。
輕裝20分鐘登上達芬尖山(H=3208m)基點四周視野遼闊,可見雲瀑及二大區塊雲海(西北方的玉山山脈及東南方的新康山、南二段伊帶),奇妙的是,由達芬尖至大水窟一帶的中央山脈區隔開,此區卻又是藍藍山巒疊嶂,真是一幅大自然奇特巧妙的絕作。

3017峰(9:10)

 

八點離開達芬尖叉口,費一小時需陡上3017峰前山頭,亦是滿身大汗,頗累人的,之後緩稜過3017峰,才下坡到三岔路口!

(下)荖濃溪三岔路口(9:40~10:30)

 

此處有木牌路標(左往荖濃溪、八通關古道杜鵑營地前四叉口,需3小時)。
就地休息吃午餐,勞累不堪者就此躺平閉目養神。
10:30離開繼續右上,沿中央山脈主脊前進。
(尚有3~4小時三座大山頭要翻越。)

3300峰(11:40)

 

三岔路口循稜登上此峰,落差約有350公尺吧?挺累人的!

3381峰(下)路口(12:25~12:45)

 

此峰有些地圖標示為南大水窟山,但我們走到高度約為3340m短草轉稜處。
主稜轉右上12分鐘,無路跡無路條,3381峰頂上皆為巨塊岩石,故岳界應不是以此峰為南大水窟山吧!
右上錯誤折回(多費了20分),在左邊山腰草叢處,找到路條。
路徑橫亙3381峰山腰。
南行約10分到3381峰南向的低鞍,之後再一段陡上,才登上3347峰稜線頭。

南大水窟3347峰(13:15~13:30)

 

大夥精疲力盡的倒臥在3347峰稜線頭草地上,睏倦之心,眼看下方東側白茫茫的雲霧,湧向中央山脈主脊分隔的西側翠綠草坡,但都無法翻越而折騰折回,高山景緻,自然奇妙,就是如此動人,元朝一句名言:

適意行、安心坐。
渴時飲、饑則餐,睏來就向莎茵臥。
日月長,天地寬,閒快活


不就是這樣的寫照嗎?
疲憊之心稍解,接著走寬廣大草坡,3347峰有倒塌鐵標牌及測量基點(岳界應是以此峰作為南大水窟山吧!)
廣闊草原稜(散落枯木如同秀姑坪)呈緩降坡直至大水窟(這就是台灣高山帶最高隆起準平原的標準地形) !

大水窟山屋(14:00)

 

中央山脈最高隆起準平原,廣袤無垠且是翠綠短箭竹草地的大水窟。
中間低凹是白調色大水窟池,臨近座落著一棟紅色斜屋頂山屋。
東、北方遠處大水窟山巒環繞,西面遠眺荖濃溪山谷、玉山山脈。
南向、東部雲海浩瀚,新康山塊卻又是冒出於雲際海面,甚為凸出動人,此景此刻,宛如走到宇宙洪荒、寂靜之地,亦似人間仙境的大水窟,令人有著:

群山歷盡到巔峰,極目清涼境界寬;
平濤萬里絕人煙,千巖萬壑鳥獸散。


的感觸!
此地亦是八通關古道東、西段的分界點(最高點)海拔3280公尺。
清古道與日橫越道都是在此交匯。
故軍隊常住紮於此,現餘有留日據檢查哨階梯遺址!
此區雪季氣候非常惡劣,(酷寒、氣壓低)人員生活運作困難,根據文獻記載,1921及1924年駐在所人員兩度撤離到東段的米亞桑和托馬斯駐在所!
天氣變化無常,常起濃霧。
晚上起來方便,距山屋約80公尺遠的廁所間,就因濃霧而差點找不到呢!
(此種情況,一定要盯住山屋的方向或燈光,以免回不了家哦!)
夜深了,研讀完明天要走的古道相關行程記錄,閤上雙眼讓魂牽夢繫的八通關古道東段,隨著夢鄉而去!

     

第六天10月11日

行程簡介:大水窟山屋 → 大水窟駐在所 → 米亞桑駐在所 → 馬沙布駐在所 → 沙沙拉比駐在所 → 托馬斯駐在所 → 意西拉吊橋 → 意西拉駐在所 → 塔達芬駐在所 → 土葛駐在所 → 土葛大崩壁區 → 拉古拉吊橋 → 拉古拉駐在所 → 大分山屋 【14hr/22k】

大水窟山屋(6:50)

 

五點多的晨曦已現,山屋正前方大草原的遠端,浩瀚雲海繽紛絢麗,新康山頭一樣的凸出於雲海層上。
(往後幾日就是要下到此新康山雲霧之下~八通關越嶺古道東段)
此日寧可摸黑,也要留下美麗的鏡頭。
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 好天氣不常來!
(難能可貴的,本趟九天行程,天天好天氣)
六點五十分才依依不捨離開,動人心魄之荒漠大地~大水窟。
沿平緩寬敞的日據警備道~八通關越嶺古道東段,大分一路而去!

(大水窟距托馬斯9.3K)

大水窟駐在所(7:15)

 

過岔路口,(駐在所遺址在左下方,尚有頹廢的木板屋)繼續直行,古道沿南大水窟山腰開拓(東南向),蜿蜒迤邐而行,遇絕壁,鑿岩橫亙,遇溪谷,架橋懸吊。
此段滄桑古意,平緩寬敞,視野佳。
回望北方大水窟及秀姑巒大山已在上方,東南向下方是白茫茫的雲海,拉庫拉庫溪流域~托瑪斯、大分深藏雲堣ㄗ蹤影。
約過了50分,1.5公尺寬的古道兩旁漸漸為松林矗立,平緩的地面為紅褐松針葉所附蓋,走起來真是清爽舒服極了。

米亞桑駐在所(8:40~8:50 )

 

八點四十分抵達腹地寬敞平坦的米亞桑駐在所遺址(玉管處皆有整理及告示牌)休息十分鐘隨即離開趕路
(距大水窟山屋3.7k←木牌指標→距托馬斯5.6K)

馬沙布駐在所(9:45)

 

路徑原始易行(倒樹、雜草皆有砍理過)且有各形各色的動物足跡,更令人驚訝的是熊的足爪印,時時可見!
此時已進入雲海之下的茫霧原始林(駐在所H=約2445m)

沙沙拉比駐在所(11:10~11:22)

 

接著古道宛如獸徑,一路走來都是山羌、山羊、水鹿、山豬、黑熊等搞不清楚的足跡及排遣,或樹皮遭熊剝撕的裂痕。 邊坡亦可見)整條類似留滑梯的痕跡,(應是熊上下坡)這些都是外地所不易見到的,
11:33經「故花蓮港廳警手 ×××戰死之地 」紀念石碑!

托馬斯駐在所(12:05~13:25)

 

古道遇凹谷或支流處常有崩斷,大都是下切再上,還好落差都不大,到托馬斯駐在所前十分鐘可遇鐘乳石倒樹瀑布,下切到溪邊往左至上坡,接古道不多久,驚見一顆大樹,橫向左右兩邊有兩道熊爪,並交會再拉下一條垂直,整片樹皮被剝撕開。
真是難得一見的景象,難怪布農族語-托馬斯,就是「有熊之地」。
托馬斯駐在所分上下二層,以石砌高大駁坎分開,中間有石砌階梯通道,整體雄偉古意盎然,加上覆地寬大平坦,視野佳。 真是一處迷人之地。
此處又有水管接水近來,故好好休息吃午餐(費一小時多)
13:25才離開這般迷人的住在所。

意西拉吊橋(14:35~14:50)

 

托馬斯距大分尚有12公里,視必要摸黑,故隊伍腳步加快了。
14:35抵意西拉鋼索吊橋(旁邊留下已毀朽日據鐵絲吊橋)拍完照,
14:50趕緊離去!

意西拉駐在所(15:09)

 

匆通過,無暇再賞! 15:17過溪大塌處
(距大分9K←木牌指標→距托馬斯3K)
落差大,大夥時間拖太久,費時約20分鐘才接回古道,
15:37領隊率先離開探路,(探土葛大崩壁)以手拿二支拐杖急行而去!
(時速約5公里)

塔達芬駐在所(16:15)

 

匆通過趕路去。
(時速已減為4.公里~經驗判讀,看官勿計較)

土葛駐在所(16:47~16:53)

 

通過土葛駐在所(矮駁坎石砌圍牆,整體很迷人,無暇再賞) 趕路!
土葛大崩壁區(17:10~18:40)
十七點十分終於抵達土葛大崩壁,過前端鐵鍊,一看45度崩塌碎石區,全無路跡,還好獨行趕路,天黑前抵此,否則崩壁危險區,全體還在摸黑找路就慘了,後果真不敢想像。
敢緊踏出路底,一區通過又來一區,有的還必需上下尋踏,半途再轉折橫越,最後一區有一段垂直約3公尺的拉繩,通過後不久,即看到木牌指標處(約距大分4K)之後就恢復平坦易行的古道路了。
踏路底,做記號,也耗了近30分鐘。
17:45折返去接團隊,晚上六點(時天已暗,遠處只見一排燈火)接到正好通過崩壁第一區就在找路的團隊,
18:20大家小心翼翼摸黑通過崩壁區段)度過了此行最危險、最嚴厲的挑戰。
18:38全體才由木牌指標處離開!

大分山屋(20:50)

 

一路摸黑,靜寂行走,(八通關越嶺古道東段,自光復後,日人撤離失修,全臺走過的應不超二百人吧(原住民除外)據稱,光復後第一批橫越八通關越嶺道的登山隊伍,首由四大天王~林文安、蔡景璋等人完成壯舉。
而團隊摸黑走在罕無人跡的崩塌古道,大概只有咱們這口灶吧!
穿越拉古拉吊橋(瀑布溪水聲嚨嚨作響)拉古拉駐在所(不知什麼樣?),疲憊、求達山屋不得之心,總有路無止境、走不完的心燥感覺,逮地面忽成石土翻天覆地之狀時(應為山豬之翻拱傑作)忽見山屋也隱現於前方,全體歡呼之下,吃飯簡便,洗澡徹底(有太陽能熱水電配備)在六星級的山屋中,過了一次滿足甜蜜的夜!

     

第七天10月12日

行程簡介:大分山屋 → 大分吊橋 → 小支流、華巴諾岔口 → 古道、山徑岔口→莫庫拉番遺址 → 2118鞍部(多美麗山) → 古道指標岔口 → 多美麗駐在所 → 新康吊橋 → 新岡吊橋 → 新康山叉路口 → 櫻橋、抱崖山屋

   

大分山屋(8:25)

 

大分山屋就蓋在大分駐在所遺址上,亦是黑熊研就之所。
後面一間小鐵皮工寮,就是民國87年熊媽媽~黃美秀小姐,當年來此蠻荒之地,與協助的原住民朋友,共同就地取材克服萬難所完成的黑熊研究大本營(食、宿棲身,置物研究之處!

『黑熊手記』
一本歷經三年,在熊的秘密花園~大分,所做的台灣黑熊研究、田野調查工作。
其酸、甜、苦、辣及研究心路歷程的喜、怒、哀、樂,作者~黃美秀小姐皆忠實、生動的記錄下來。
這是一本有價值,值得一看的好書!
大分腹地寬闊,層次分明視野佳。
根據古道專家楊南郡的研究報告指出,日治時代,此處劃設為駐在所,設大分社,有11處小社。
種有桃、李、梅、柿等果樹,並設有小學、診療所、酒保、番童教育所、養蠶室、招待所、槍枝彈藥庫、演武所等十多棟房屋沿山坡建築,山區建築物,猶如梯田般景致迷人。
舊有建築在稍高平台上的石牆四週,設有槍眼。
圍牆四個角落平台,各架有一尊舊砲,戒備森嚴。
警備員、警丁、眷屬等全部一百多名。
大分駐在所是整條八通關橫斷警備線上的重地、橫越者多宿於此(本段節錄自~黑熊手記一書)案「八通關越嶺橫斷道」的興建,源起於民國四年(1915年)大分事件的發生,日人統治此區,初期仍大體沿襲清代的模式與舊配,拉庫拉庫溪流域的布農族山胞,因受不了日警的強勢作風,憤然時起抗日,及至一山胞女子被侵犯的事件發生,民國四年五月十七日,頭目~拉荷阿雪率領56名山胞在大分社偷襲日本田崎警部,使12名日警喪生,並短暫控治該區。
日人沒多久便平息了這一次事件,可是此後沿線山胞的抗日事件層出不窮,令日人窮於應付。
(現古道上兩旁的日警殉難碑,就是如此一根一根的豎立起來(以上大分事件原由,參考自『台灣的古道』一書)為了強化中南部山區布農族的統治。
日人遂於1919年另築與清代八通關古道錯開的八通關越嶺橫斷道,以能運送輜重種補給軍需為主,以收鎮壓控制之效。
「大分事件」「太魯閣事件」「霧社事件」亦為日據時期理山治番,影響尤為深遠的三次抗日戰役!
八點二十五分離開了依山傍溪位於河階地上的大分山屋,隨寬敞清朗的古道,迂迴在兩側都是青剛櫟樹的闊葉林中(每年的十月~隔年四月,台灣黑熊最喜歡來這裡吃青剛櫟果實),途中亦見原住民部落開墾遺址,戰死紀念碑!
整體頗令人懷念駐足的一個地方。

大分吊橋(8:35)

 

吊橋(H=約1350m)很美很長,橫跨闊闊斯溪(拉庫拉庫溪支流)在此可清楚瞭望大分河階地形及二溪(拉庫拉庫溪、闊闊斯溪)交匯處。

小支流、華巴諾岔口(8:42)

 

過橋沒多久,遇水管路、小溪叉口(右方應為往華巴諾支線方向,路徑不明。
據說華巴諾駐在所房子尚保留完整)需左切過溪,再上坡,方可接上明顯古道!

(脫離)古道、山徑岔口(9:00)

 

此叉口需右直上之字坡(左拐草徑,才是平緩腰繞的真正古道,但因多處崩塌嚴重無法通行)再繞山谷,下溪後(有指標)再上坡8分即抵莫庫拉番原始針闊葉林混合林。

莫庫拉番遺址(10:00~10:15)

 

遺址其實只是一些廢工寮的建物而已,但林相卻是非長寬廣原始,青剛櫟和二葉松是主要的植物組成,尚有台灣蘋果、山枇杷、台東柿(皆是黑熊愛吃的食物)、山櫻花、楠木等。
下層或附生植物是水冬瓜、伏石厥、紫珠、生根綣柏、紫金牛粉等等。
地面亦常見各種動物留下來的痕跡,大分及這裡,真的是野生動物的天堂!

2118鞍部 「儒潤山、多美麗山」(13:25~13:40)

 

休息十五分,13:40離開莫庫拉番遺址區,路徑就變成崎嶇陡上,窄小草多、潮濕難爬(像在登中級山頭)連續陡上近二小時,皆無緩和(餓、累得差點走不動)半途吃飯休息近40分,體能恢復過來了,再衝刺。
(近稜線,忽聽山羌叫五、六聲及二吼聲,不以為意)登上稜線頭。
茫霧時聚時散,古木參天(大片黃杉林?)菘蘿密佈。
原始幽美的林相一見,路也緩和多了。
緩稜線約十五分,來到儒潤山(2048m)與多美麗山(2313m)連接的2118m鞍部叉路口,此時已爬有落差768m的高度(右循稜登多美麗山來回約需九十分)再陡下(直下山麓)落差約250m的古道。

(接回) 古道指標叉口(14:20~14:40)

 

鞍部一路陡下約10分,見路旁一堆新鮮動物腸子及散落的山羌花瓣短毛片,這才恍然大悟12點多,接近稜線頭的山中淒叫聲,原來是在上演動物的生死交響戲曲,可憐的山羌~落跑不及,魂歸離恨天。
而早點告別了人類所謂的野生動物天堂。
14:20終於下到了平緩的古道路面!
【距抱崖6.8k←木牌指標→距大分5.1k】
休息片刻,14:40再出發,14:55見日警紀念碑文(載明大正十年三月十六日戰死之地)

多美麗駐在所(15:00~15:30)

 

走古道東段最累、最苦的路段已過,心情清鬆愉悅多了,接著是漫步於綠意盎然的古道上,此時薄霧瀰漫,朦朧中忽現兩面駁崁構築一條跑馬道。
深往警備道遠端之山之林,並隱現如夢似幻的古堡城體,詩意濃、意界美之境啊!
原來是進入了傳言中的美麗的山中城堡~~多美麗駐在所。
多美麗駐在所,是以大石片精工細琢的人字工砌法,疊砌出約四公尺龐大高聳的駁崁護牆,且數座連結,正面石階拾級而上,整體宏大壯觀,古色古香,看了令人動容,亦不禁敬佩日人在這崇山峻嶺中,能夠築構出這麼美麗宏偉的駐在所,及古意盎然綿延的警備道。
駐在所四周留有古舊的酒瓶器皿。
進入這裡彷彿如入歷史的時光隧道,思古之幽情,令人油然而生!

新康吊橋(15:45)

 

下午三點半,離開多美麗駐在所之後,霧雨就加重,(多天來第一次穿上雨衣)且雜草較叢密,速度變緩慢,過吊橋感覺舒暢多了,欣賞吊橋與溪谷美麗風光!

新岡吊橋(16:00)

 

吊橋溪谷風光依然美麗,限制十人通行(多美麗過來,一路都可抓螞蝗了)

新康山叉路口(17:00)

 

走到這個叉路口,遙想數天前還在它的上方不遠處呢!
(新康、南二叉路口,右上二~三天應可到吧!)

櫻橋、抱崖山屋(17:50)

 

荒蕪蔓草路難行、霧水加重,引來更多的的螞蝗上身,心情加重,心思焦慮下,又走了近一小時,16:40過櫻橋,芒草半人高 ,17:50在天色昏暗濃霧中,看到抱崖橋,終有解脫之感,2分鐘抵抱崖山屋!
(雖然這間是所有住過最差的一間,室內只有一條窄走廊,室外雜草叢生兼潮濕)
進入山屋,脫下雨衣,全體上演一場「雲裳羽衣舞曲」抓、跳、叫、脫、揉、踩、火焚、鹽撒、雙方生死博鬥一陣之後(也有30分鐘吧!)
可憐手無寸鐵的弱勢族群~螞蝗(身體有墨綠色條紋,腹部呈肉紅色的彩色吸血虫),哀鴻遍野陳屍於走道上(約有上百隻吧!)
驚魂未定的此役戰勝者~人類,也是在狼狽不堪中,草草就食就寢,希望明天一早趕緊脫離此區!
好戲連連,一齣未完一齣又起。
約晚上九點了,大夥上床漸漸無聲了,只剩領隊一人的磨磨蹭蹭聲,就寢前還特地開門觀望一下烏黑的外頭野地,關好門特別鎖上,
(按屋內告示指示:熊會開門,需上鎖哦!)
隨即走到屋內的廁所間,約30秒上廁所的靜寂片刻,忽聞有抓門聲,持續約5~10分鐘,之後接著側牆也出現鐵皮及抓牆板聲,烏黑的屋內,大夥應是睜大眼珠子,秉息聆聽這段追魂交響曲,過了驚悚不安的一夜吧!

PS:抱崖山屋亦是抱崖駐在所位置H=1675m。

     

 

 

第八天10月13日

行程簡介:抱崖山屋 → 石洞溪(吊索) → 十里駐在所 → 卡里卡斯駐在所 → 山陰吊橋 → 多土袞駐在所 → 瓦拉米山屋【14.2k/7hr】

抱崖山屋(8:20)

 

一大早六點半起來,每人皆興奮議論著熊事,(在所難免),講著當時熊敲門來訪的心媟P受。
經觀察烤漆鋼門,留下細細剝落的痕條,側牆地面倒放著一堆鐵皮,皆印證熊老大夜訪之無誤,觀望地行形、論熊經,團體合照一番8:20才離開了荒煙蔓草,令人心驚膽跳之地!

石洞溪(吊索)(9:20~9:35)

 

路徑還是雜草叢生,芒草半腰高,但越離山屋越有減少跡象(途中又遇戰死記念碑) 9:20到達石洞溪,過溪休息15分鐘(有吊索流籠以備溪水暴漲之用)9:35再離去!

十里駐在所(10:55~11:20)

 

石築矮圍牆,砌工很雅致,駐在所大樹矗立,環靜清幽。
拍照逗留近25分!

卡里卡斯駐在所(11:55)

 

由叉路旁斜坡上去,已崩!

山陰吊橋(12:40~13:30)

 

名符其實,吊橋在山凹處,日不易曬到,從多美麗、抱崖至此的古道地段,皆是潮濕泥濘,縮羽金星厥、款冬、水麻等潮濕植物雜草叢生(故螞蝗特多) 加上芒草、雜草叢生掩徑,部份路段難行。
12:25一小溪澗處取水,
12:40在一帆布廢墟處用餐
(右邊坡有一條測量布條的陡徑,唯不知通往何處?),
13:20離開,走十分鐘,13:30即抵山陰吊橋。
(山陰吊橋玲瓏小巧,限四人通行)

多土袞駐在所(13:52)

 

沿途可見漂亮鳶尾花、鳳仙花,13:52通過土袞駐在所
【距瓦拉米
4.7k←木牌指標→距抱崖山屋4.7k】
再往六號停機坪之後(停機坪腹地平廣、地形凸出、視野極佳)路況漸漸轉好、轉乾燥。
脫雨褲、心情輕鬆,逍遙快樂行
(之前行走都是穿雨褲防潮)

瓦拉米山屋(15:30)

 

縮羽金星厥滿佈古道兩旁,高聳幽雅的柳杉林相逐漸現蹤,人纇喧譁聲也遠傳而至(終有進入人間的感覺)此段,厥的故鄉∼瓦拉米終於到了。
至此已彈盡援絕(沒東西吃了),幸基隆友隊的愛心贊助,晚餐也就有著落了。
五星級山屋住客率100%(沒地方睡)屋簷瓦下賞明月,亦是不錯的選擇哦!

PS:瓦拉米山屋亦是瓦拉米駐在所位置H=約1050m。

 

 

 

第九天10月14日

行程簡介:瓦拉米山屋 → 瓦拉米吊橋 → 黃麻二號吊橋 → 黃麻一號吊橋 → 喀西帕南(大分)事件記念碑 → 黃麻駐在所 → 佳心駐在所山風 → 一號吊橋 → 山風二號吊橋 → 柏油路、古道出口 → 南安遊客中心 → 玉里火車站→ 台北(倦鳥歸巢所)

 

 

瓦拉米山屋(6:30)

 

瓦拉米就像是文明與荒蠻世界的分界點,從瓦拉米回程這一段,古道就像步道一樣,寬敞乾淨無雜草,路徑好走,獸跡變人跡,人類喧囂聲、機械聲。
今日就有回歸文明世界的感覺。
下山大夥都飛奔似的,很快就不見蹤影!

瓦拉米瓦拉米吊橋(7:00)

 

新蓋好的鋼索吊橋,記得二年前來時正在施工!

黃麻二號吊橋(7:42)

 

跨過黃麻溪谷支流 ,老吊橋!

黃麻一號吊橋(7:50)

 

跨過黃麻溪谷主流 ,老吊橋!

喀西帕南(大分)事件記念碑(8:20~8:30)

 

沿途就見數位工作人員在除草(瓦拉米至抱崖一帶,如有這樣的款待,此段人類就不用再與螞蝗撕殺搏鬥了。
但路好走,大量人類就進入,野生動物也就避之無蹤。
台諺:


「有一好無兩好;有新婦無牛牳。」

有失有得,無法兼顧的情況就會產生,遇叉路口,右上幾步路就可見到陳舊肅嚴的喀西帕南(大分)事件記念碑!

黃麻駐在所(8:47)

 

已無舊物遺址可供緬懷了!

佳心駐在所(9:15~9:30)

 

駐在所遺址在路旁階梯的上方,拾級而上約需五分鐘,駐在所腹地寬敞平坦、視野佳,最遠可看到花東海岸山脈。
現建有觀景涼亭、洗手間及一些歷史、動、植物之解說牌坊。
佳心已成為進入瓦拉米,重要的一處休憩觀賞點。
在此休息了十五分,9:30離開,走了五花鐘,見指示木牌
(距步道口9.1k←指示木牌→瓦拉米4k)

山風二號吊橋(10:30~10:38)

 

跨過拉庫拉庫溪小支流,橋美、瀑布美。

山風二號吊橋(10:52)

 

也是跨過拉庫拉庫溪小支流,走古道東段的最後一座吊橋,過完橋再走五分,可遇叉路(左下階梯五分鐘,有一觀賞山風瀑布的平台)沿古道續行,10:52抵指標距步道0.5k處,之後的0.5k古道,已便成可通行小車的林道了!

柏油路、古道出口(11:00)

 

古道出口處,地磚舖設美輪美奐,已稱為步道口。
台十八號柏油路面開闢到此處,八通關越嶺古道差點淪為~台十八號省道。
(感念當時有識之士,盡心盡力的維護了古道的保留,不被開發,也才能讓後代見識到了這條一級古蹟的珍貴,及保住了原始生態~動物的天堂)
十一點多搭上了基隆海關與朝陽隊的愛心專車(便車),離開了越嶺古道海拔最低的出口處~南安(高約三百多公尺)。

南安遊客中心(11:25)

 

遊客中心位南安部落(古道東段~拉庫拉庫溪域的先住民,大都遷於此處)海拔約二百公尺,距玉里鎮內約10公里,距步道口約有6公里。(車程約12分鐘)

玉里火車站(11:50~12:20)

 

愛心專車送抵玉里火車站,12:20搭上復興號火車,心情輕鬆愉快,閉目養神的躺在舒適位子,任由軀殼的回歸 。

台北~倦鳥歸巢所(18:30)

 

回到都市紅塵,倦鳥歸巢了。
九天的高山美景、原野荒漠及古道原始蠻荒、遺跡滄桑震憾、歷史深邃、生態、動植物貼切的交會,在在迴盪,盤旋於腦海之中!

 

 

 

 

【附註】

 

〈1〉

首先陳述,打一百個字,就將近發費一小時的時間(電腦也不太會操作),如何記述文章呢?就如同攀登艱苦的崇山峻嶺,一天天慢慢的爬(寫),耗一個月終於定稿,故文字、資料、內容的陳述,就有所受限、省略!「本文的精美照片,由阿亮拍攝提供」

 

〈2〉

記述本文,是朝各個角度需求(如生態、歷史),實用為主(如記載高度、方向、時間的修正)故寫作方式不按常規,盼能給有意探訪此線的朋友,有所參考!

 

〈3〉

走完此趟,深刻的體會到,八通關古道東段越嶺出玉里(瓦拉米),若是大量人員進入。100%確定會造成此線原始生態的改變,及野生動物的消聲匿跡。故期盼有關單位真正能做到開放,但影響生態最低的管制方式。也期望愛好大自然的人士,能夠耐心等待、輪流進入。並提升自己的保育觀念、歷史遺跡的保護觀念(例:勿踏、坐石砌駁嵌上)。方不致於不自覺的傷害到全民及後代子孫共同的瑰寶!

 

 

大自然~王志堅謹識

 

台北市南京西路157號4樓  電話:(02)2556-9896(兼傳真)  行動電話:0937-042094 E-mail: wcj.big@msa.hinet.net